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驰名中外的国际土木工程技术交流平台!

东南西北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总共8797条微博

动态微博

AUD$1=500 Gold Coin
本站帖子精华之精华汇总 Best of the Best英语口语、听力、翻译、考试学习经验交流与探讨1000多土木工程类行业软件、计算表格和计算工具免费下载东南西北人网站QQ精英群 QQ189615688
中国土木工程师手册(上中下)东南西北人英文资料走马观花500多专业手册、工程手册100多个专业词典大汇总如何获取积分和金币?
精彩施工和土木工程技术视频东南西北人英汉对照资料汇总支付宝充值各版块精彩讨论贴汇总!银行汇款充值
查看: 1070|回复: 6

影响地勘界的35位大牛(上)

[复制链接]
鲜花(126) 鸡蛋(3)
东南西北人 发表于 2016-5-16 21:50: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同样有人的地方就有地质,只是有的人钟情于岩石、有的人钟情于构造、有的人钟情于矿产......,以此造就今日纷繁复杂、众相林立的地质世界。

1Cu-Ni-PGE矿床权威Naldrett

showimg.jpg

Naldrett,全名Anthony James TonyNaldrett,1933年生于英国, 1951-1953年,曾在英国空军中当过飞行员,驾驶过Meteor喷气式飞机,开过赛车。1957年获得英国剑桥大学地质学学位后去了加拿大,在FalconbridgeNickel Mines矿Sudbury矿区做采矿地质师,在这里他初次被岩浆这个“甲壳虫”咬了一口后,对之就念念不忘,想进一步扩充这方面的学识,于是在1959年他去了安大略省金斯顿市皇后大学,在著名经济地质学家J.E.Hawley指导下研究岩浆矿床,在每年的夏天,他都抽出时间为Falconbridge公司进行野外找矿活动。

Naldrett是当今岩浆矿床研究、教学、传播讲学方面最为著名的地质学家。今天我们无论在矿床学书籍,还是矿床学文献中,关于岩浆矿床的许多理论知识都是来自Naldrett的著作,只是你我那时才学疏浅,不知有此人罢了。他的工作既有严格的热力学实验室试验这样高深的理论知识,又有对野外和岩石学研究这样普通的实践知识,一生著述颇丰,自己或与他人合作出版过254部著作,1989年出版了著名的《Magmatic SulfideDeposits》(这本书大陆有汉译本),研究领域涉及岩浆硫化物矿床和相关岩石的地质、矿物学和地球化学方面。他还曾经担任过35家矿业公司的顾问,不乏BHP Billiton、WesternMining Corporation等世界知名的大型矿业公司。

2夕卡岩领域重量级人物Meinert

showimg (1).jpg

LawrenceD.Meinert,1975年在卡尔登大学(Carleton College)获得地质学学士学位,1980年在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获得地质学博士学位,现供职于马萨诸塞州北汗普郡市史密斯学院(Smith College)地质系,在此之前他曾经在华盛顿州立大学(Washington State University)地质系度过了22年的春秋。

目前是世界上享有盛名的有着100余年历史的经济地质学界期刊《Economic Geology》的第六任主编,欧洲最富盛名的科学界期刊之一《Mineralium Deposita》的合作编辑。

2005年,为庆祝《Economic Geology》创刊100周年,经济地质学家协会出版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the 100th Anniversary Volume of Economic Geology》,他是那篇被研究夕卡岩矿床的学者奉为经典的《World Skarn Deposits》的第一作者。在2009年, 他获得了SEG象征中年经济地质学家最高荣誉的Silver Medal。除此之外,他还是美国地质学会和美国地质调查局成员(2010-2011)。

3
浅成低温热液矿床
Hedenquist

Jeffrey W.Hedenquist出生于美国明尼苏达州一个叫Lake Woebegone的小镇,1975年他在明尼苏达州圣保罗市马卡莱斯特学院获得了地质学学士学位,接着他又在马里兰州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得了地质学硕士文凭。

到目前为止,他发表了50余篇文献,编纂了10余卷有关经济地质和地热系统的专辑,还参加了大量的国际会议,撰写了会议论文和摘要,很少有地质学家能与他多产化、多样化、多影响的著作相匹敌。大多数地质学家都把自己限定在一个研究领域,而Jeffrey W.Hedenquist却能在矿床、地热系统和火山作用三个方面做出斐然的成就,借以让大家了解浅成低温热液矿床、斑岩型矿床和地热资源的内在本性。

Jeffrey W.Hedenquist最突出的成就还在于让大家熟悉了浅成低温金矿与岩浆作用的关系,《the Influence of CO2 on Apparent Salinity of Fluid Inclusions》这篇与Dick Henley发表于Economic Geology上的文献被大家广泛引用。浅成低温热液矿床中两个被广泛应用的术语“High and Low Sulfidation”就是他在1987年发表的文献中最先使用的。1994年他与人合作发表于Economic Geology上的有关Nansatsu矿床的文章是迄今为止“High Sulfidation”矿床研究最经典的例子。与别人合作的1998年发表在EconomicGeology上的Lepanto-FSE矿床的研究是探讨浅成低温热液矿床和斑岩型铜矿关系最好的例子。由Jeffrey W.Hedenquist组织或作为合作者出版的有关浅成地温热液矿床成矿模式的海报经常可见于世界许多大学和勘探公司的的墙上,并是为标杆。

4天生为斑岩型矿床而生的人Sillitoe

在Sillitoe工作的近40年中,他到过将近100个国家,完成近600份野外工作(这个数据不是很准确,在2002年,他获得经济地质学家银奖时,在30余年间,他到过80个国家,完成550份野外工作),但是在智利工作的那几年对他一生产生了难以磨灭的影响,智利在他心目中有着特殊的、无以复加的、不可替代的位置。在一次Concepcion(智利的一座城市)举行的经济地质学家专题讨论会上,Sillitoe做了重要发言,400个座位座无虚席,过道走廊都挤满了人,都只为一睹Sillitoe之个人风采,听一次他的学术报告。有一位女学生此前知道他的名字,读过他的文章,但是却没有意识到他还活着!

John.F.H.Thompson将他的一生成功之处概括为四大优点,分别为经历(experience)、观察(observation)、解释(interpretation)和交流(从communation)。

5对斑岩矿床嗅觉灵敏David Lowell

showimg (2).jpg

David Lowell生于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有着苦涩的童年,7岁的时候,就替他的父亲用手分选银矿石,长大以后,他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地质行业。1949年他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获得了采矿学士学位,1957年在斯坦福大学获得了地质学硕士文凭,1959年他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获得了工程专业学位,并先后于1998年和2000年分别在he Universidad Nacional de San Marcos和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获得荣誉博士学位。

他一生共发表过50多篇文章,其中1965年他通过对老矿区圣马纽埃(San Manuel)蚀变分带的识别和断层的解释发现了为断层所错动的地质特征和圣马纽埃矿床相似的卡拉马祖大型斑岩铜矿(Kalamazoo),是斑岩铜矿史上的里程碑。1970年他和John Guilbert合作对27个斑岩铜矿进行了详细解剖,建立了具有“革命”意义的经典的斑岩铜矿同心圆状热液蚀变分带模式(the Lowell and Guilbert Porphyry Copper Model),将之发表在《Economic Geology》上,40多年来这个不朽的模式在全世界广泛传播,应用它在世界各地发现了大量斑岩铜矿。

1999年他被选为美国国家工程院会员,先后获得过包括经济地质协会颁发的SEG Silver Medal和Penrose Gold Medal在内的多个奖项,并且在2002年10月7日进入美国矿业名人堂。

6
夕卡岩矿床Meinert的师傅
Einaudi

1975年,Macro成了哈佛大学的教授,从此开始了教学和科研工作,Macro的研究强调细致野外观察,系统总结野外资料,特别是事件发生的相互顺序,再加上实验室和地球化学分析。他在夕卡岩、斑岩和贱金属脉状矿床的成因基础性研究方面贡献颇大,为世人所熟悉。我们今天的许多对矿床的认识都是Macro的杰作,他尤其擅长区域规模,甚至全球规模的宏观研究,使用地质图和实例,借助时间、空间、地球化学特征来分析成矿系统的形成演化,是他工作中的精华之所在。

Macro不怎么喜欢参加地质会议,只是偶尔为之,主要是因为他认为这些分散他研究的注意力。Macro教学成果显著,30年来共培养了21名硕士和34名博士。在SEG,他成为委员、理事和副主席,编辑了三期EG杂志,1996-2002,他一直是EG的第四编辑。

7
MVT铅锌矿床集大成者
David L.Leach

showimg (3).jpg
David leach在中国东华理工大学做学术报告

Leach在USGS第一次详细地研究了复杂的MVT铅锌矿床成矿流体地球化学,许多资料的综合运用产生了上个世纪80年代的多篇经典文献,最终认为当时已有的与正常沉积盆地演化相关的MVT成矿模式是不正确的,而是造山作用导致了大陆规模的成矿流体运移,最终导致了MVT铅锌矿床的形成。在1980s,Leach详细调查了大型Coeur d’Alene贵金属-贱金属成矿系统,认为其与盆地的构造、变质作用有关。

1990s,他也研究了SEDEX型的Red Dog铅锌矿床,其认识当今还在左右着我们的思想。在《Economic Geology One Hundredth Anniversity Volume(1905-2005)》中,Leach等总结了以沉积岩为容矿围岩的几乎所有类型铅锌矿床的地质特征、时空分布特征、地球化学特征、成矿作用等,写成了《Sediment-hosted Lead-Zinc Deposits:A Global Perspective》一文,是经典中的经典。总之,在过去40年中,还没有哪一位经济地质学家对铅锌矿的成矿作用的认识贡献比Leach大。

Leach还具有高超的领导才能,才到USGS时,他在地球化学小组工作,一个被单位许多科学家认为只是“dirt-bagger”的低级工作。在后来的10年里,通过Leach的指导,地球化学组成为USGS内矿床研究的中心,产出了许多高水平的文献。Leach建立了一个世界级的流体包裹体实验室,对许多矿床类型的流体包裹体研究在当时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许多和Leach一起工作的科学家在上世界80-90年代,都完成了最为经典的论文,这些经济地质学家许多都成了后来的佼佼者。

8
用地球化学勘查金矿的人
Bob Boyle

这位“答案在风中飘扬”的Bob Dylan。Boyle,1920年生于安大略省西南的一个农民之家,孩童之时,他就对化学特别感兴趣,且在自家农舍的阁楼上建立了属于他自己的实验室。在Boyle家不远处,有一位70多岁退休赋闲在家的叫做James McCrae的勘查地质学家,Boyle非常喜欢听他讲在加拿大北部广袤无垠地区有关矿床勘查的故事,潜移默化,最终激发了Boyle对矿床勘查的热爱。

他对永久性冻土层中的金的形成进行了详细观察,也观察了分布于临近北极区的其他金矿床的分布,1953年他首次运用勘查地球化学方法在Keno山进行了研究,证明了这种方法在加拿大永久冻土层地区的有效性,反驳了那些认为地球化学方法在这些地区无效的观点。久而久之,他运用勘查地球化学方法在Keno山发现了新的矿床,再次从实践上验证了地球化学勘查方法的有效性。

受成功的巨大影响,Boyle于1955年在加拿大地质调查局建立了地球化学实验室,在英格兰吸收有经验的地球化学家和分析师,研究适合加拿大地质环境的地球化学方法。1967年他离开了这个部门,开始集中精力研究贵金属矿床,并提出了新的观点,这些观点是建立在对西北区、Yukon和Maritimes地区经验基础之上的,并导致了后来Zn矿的发现和Co矿中富含Ag的勘查。

Boyle在其一生的研究中,出版了许多脍炙人口、深入人心的勘查地球化学方面的著作,其中最著名的当属《The geology of Silver and Its Deposits》(1967)和《The geology of Gold and Its Deposits》(1979)。

9
造山型金矿的先行倡导者
Goldfarb

showimg (4).jpg

Richard J.Goldfarb,这个人对许多中国搞矿床的人都不是很陌生,这是因为Goldfarb在中国留下了深深的印迹,并且这种印迹还在向前滑动,单仅2011年11月上旬,Goldfarb就先后在中国科学院矿产资源研究重点实验室、东华理工大学和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做了3场科研报告,在08年6月20日,还曾经在中山大学做过“变质地体中的金矿床”的报告,是为数不多的活跃在中国矿床界的世界著名经济地质学家。

Goldfarb曾获USGS年度成就奖(1980, 1985, 1988, 1996)和SEG(经济地质学家学会)银奖,共撰写发表了175篇经济地质论文。曾任美国经济地质学会(SEG)主席(2007-2008)和项目委员会的主席、Economic Geology编委和Gondwana Research副主编,并曾任国际权威刊物Mineralium Deposita主编, 主编“巴西金矿”专辑(v. 36, no. 3-4)和“中国金矿”专辑((v. 37, no. 3)。还曾主编Economic Geology 的“阿拉斯加矿床”专辑和“经济地质100年纪念刊”。

10
金矿领域德高望重的人
Groves

showimg (5).jpg

纵观Groves的地质人生,可以总结为以下几个阶段:

一、上世纪60年代晚期到70年代早期,主要在他的早期导师Mike Solomon指导下,研究塔斯马尼亚地区世界级的与花岗岩体有关的Sn矿床,这方面的一篇文献是《The Geochemical Evolution of Tin-Bearing Granites in the Blue Tier Batholith, Tasmania》,发表在1972年6月份的EG上。

二、上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在西澳大学研究与科马提岩有关的Ni矿床。认为Ni硫化物形成于受混染的科马提质岩浆流过的熔岩通道中的动态的、开放系统的条件下,在EG上至少可以找到Groves为第一作者的三篇文献,在此不再一一列举。同时Groves也在研究太古代变质岩区的演化,早期的生物-水圈系统以及它们与矿床的内在关系,主要成果发表在了Nature和Scientific American上。

三、在上世纪90年代,和许多著名的经济地质学和一批才华横溢的学生合作开始研究西澳的金矿,主要运用了观察、分析、理论和模拟方法手段,以求探寻争论了一个多世纪的金矿成矿作用,最终和Goldfarb合作导致了造山型金矿系统理论的诞生、成型。

11
在实验室分析矿物溶解性的
Barnes

Barnes在1950年拿到了MIT(麻省理工学院)地质学的B.S.(Bacholer,学士、单身汉,???),毕业时因为经济不景气,他委身于一家秘鲁小矿业公司,在新墨西哥州的汉诺威从事采矿工作。在这工作的两年里,他受益匪浅:

一、研究了某个夕卡岩矿床的三维形态、地质特征,

二、和公司超级顾问,美国议员Jack Schmitt的老爸Harrison Schmitt学习野外工作方法,思考具有神秘色彩的矿床成因。

受此激励,他回到校园,并于1958年在哥伦比亚大学获得了经济地质Ph.D.(Pigs Have Dream)。然后在卡内基研究所地球物理实验室度过了四年的博士后生涯,主要从事一些刚刚兴起的在实验室研究硫化物溶解性的工作。在1960年他接受了在宾州州立大学任地球化学系助理教授的职务,1963年迅速升为副教授,1966年则成了名副其实的正教授,1990年更是成为了享誉世界的杰出地球化学教授,执掌矿床研究室30年。

Barnes的贡献在于把传统的、面向野外的、描述性为主的经济地质学转为了现代的、定量科学。是包括Bob Garrels、Konrad Krauskopf伟大经济地质学家在内的七个转变关键人物之一。Barnes是第一个将ƒO2-PH图引入热液系统进行矿石矿物和含水矿物评价的学者。

12
流体包裹体研究之父
E.Roedder

Roedder,1919年7月30日出生于纽约蒙西,但是在宾州最大城市费城度过了他的青年时光。长大以后他开始在西切斯特州立师范大学学习,三年后转学到宾州里海大学,并于1941年拿到地质学士学位,在此期间他曾经有成为昆虫学家研究叶蝉的念头。毕业后直到1946年,他一直在美国第二大钢铁公司伯利恒钢铁公司从事岩石观察研究。

随后他去了哥伦比亚大学,师从后来把他带入矿床领域的Charles Behre,Behre对矿床沉淀环境非常感兴趣,在1946年他觉得运用实验地球化学资料在这个问题上的时机已经成熟,于是就安排Roedder研究与许多热液矿床有关Fe-O-S-H系统的相平衡问题,1947年,Roedder又被安排去卡内基研究院地球物理实验室学习了一年。Roedder于1947年和1950年先后在哥伦比亚大学获得了地质硕士和博士文凭。博士一毕业,他先是在犹他大学当了5年教员,然后就去了干到他1987年退休的USGS,开始任地球化学和岩石部门的固体状态小组负责人,慢慢成为高级地质师和地质学家。退休后他又荣幸地成为了马萨诸塞州哈佛大学的教员,继续他对科学的追求。

今天我们对流体包裹的有效研究取决于三个假设,也就是Roedder三原则:

①包裹体捕获了一个单一的、均匀的流体相;

②包裹体的体积自捕获后未发生变化(等容体系);

③包裹体的成分自捕获后未发生变化。三个条件中任何一个不满足,测试数据即为无效。

Roedder以他杰出的观察能力、超凡的记忆能力、火一样的激情与热情、迸发如岩浆一样的能量使这个一直受许多地质学家非议、猜疑的小东西成为如今地质科学的一支重要分支学科-流体包裹体,许多人他尊为“流体包裹体研究之父”。

13
首次发现VMS同生成因的
Hutchinson

Hutchinson的地质生涯开始于他的家乡安大略省的伦敦市,在西安大略大学跟从Gordon Suffel教授学习。他1950年从这个学校的地质精英班毕业,获得了B.Sc.他对地质的热情开始于夏季为许多不同的加拿大矿业公司的野外勘查工作。在威斯康星大学跟从Eugene Camerson教授攻读硕士(1951)和博士(1954)文凭期间,他的毕业工作是在西北地区为加拿大地质调查局进行地质填图,同时对伟晶岩从地球化学和矿物学方面进行分带。这项工作导致了一系列的出版物,同时提高了Hutchinson对硅酸盐熔融体和热液流体之间关系的理解。

工作后,他开始为美国联合碳化物公司在莫桑比克进行含稀有元素的伟晶岩填图工作,后来为AMAX(美国金属公司)在新布伦瑞克Bathurst地区勘探块状硫化物。Hutchinson很快在这个公司获得了高位,并开始管理全球贱金属硫化物、碳酸岩、伟晶岩、蒸发岩的勘探工作。Hutchinson在AMAX公司对贱金属的认识久而久之获得了全球化的观点,并且在心底深深认识到:研究矿床要从野外做起。

在1960s,大多数矿床学家很确信地认为这种矿床起源于岩浆流体,受控于断裂构造,交代而成,同生的概念简直就是异端邪说,痛苦地信仰乐队在歌曲里唱到“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看来不是没有反抗,只是时机未到啊!在英明的伟大导师Gordon Sulffel指引下,Hutchinson鼓足勇气,对传统学说进行了质疑,并坚持了他的直觉,他认为这种矿床是热液流体在一个喷口上喷涌到海底而形成的。近20年后,随着“黑烟囱”在洋中脊的横空出世,Hutchinson的认识被证实完全正确。今天VMS矿床成矿作用是矿床成矿作用中理解最为充分的一个。如果没有现代“黑烟囱”的发现,也许我们还在考虑由于复杂变质作用、构造事件的叠加和成矿物质的活化,形成了后生成因的VMS矿床。所以胡说和事实只是一墙之隔的兄弟。


14对VHMS做出重要贡献的Solomon

Solomon,1928年生于英国,1949年在伦敦大学获得理学学士(B.Sc.),1958年和1965年他在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先后取得理学硕士(M.Sc.)和哲学博士(Ph.D),1982年则又返回本科时的母校攻读了理学博士文凭(D.Sc.)(是不是有些糊涂啊,那就慢慢理解吧)。在为南澳地质调查局和Mt.Lyell采矿和铁路公司工作后,他1959年去了塔斯马尼亚大学地质系,在那里他把经济地质学科发展为一门重要的课程,这一点恰如徐克勤对南大地质系的贡献。

Solomon最大的贡献在于对不同类型VHMS矿床的起源问题的研究上(根据矿石组成、围岩类型和构造背景,VHMS通常可以分为Noranda、Mattabi、Cyprus、Besshi和Kuroko(黑矿)型,前四种主要产出Cu和Zn,最后一种产出Zn、Pb和Cu),特别是流体动力学、地球化学和构造背景方面。Solomon在教导他的学生时,反复强调研究尺度与解决问题之间的关系,他并不只是简单对矿床本身进行探讨,而是聚焦于矿床定位的成矿区和成矿省尺度上。1972年他首先发表了探讨Tasman造山带构造演化与矿床演化之间关系的文章,1994年他出版了至今被奉为经典的、依然得到众多研究者青睐的《The Geology and Origin of Australia’s Mineral Deposits》一书,被认为是迄今为止此类问题研究的抗鼎之作。

15
经济地质领域多面手
Skinner

Skinner好像不同于我们前面讲过的任何一位,不同之处,在于他不但做了许多研究工作,而且还在多个位置上担当了重要角色,更要命的是,他在这些角色上的作用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经济地质学家协会(SEG)有个专门的2002年创立的Brian J.Skinner Award,用于奖励发表在EG上的年度优秀论文,就是用的他的名字。下面我们不妨从他作为研究者、老师、作者、编辑、演讲者、管理者的角度来分析他丰富多彩的一生。

作为研究者,他先后在USGS和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领导团队从事研究。在成矿矿物的相关系上有许多独树一帜的创见,特别是在硫盐和PGE矿物方面,如他研究了Cu-As(Ag、Sb)-S和Pt-Pd-Fe-As-S体系的相关系,这些研究延续半个多世纪,见于100多部(篇)出版物中。

作为老师,自Skinner1966年进入耶鲁大学鼓励和教导学生已经40余年的时间。在耶鲁,他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有着相当的名望,主要体现在他讲课富于激情、生动有趣,有着优秀的富有挑战性的管理才能,对实验分析严格要求、结果质量高、思路清晰、思想新颖等诸多方面。他大公无私地把许多宝贵的时间都用于他的学生,无论过去还是现在,积极谋划他们的人生、提供良好的建议、给予关键性的决定,痛苦时默默支持,成功时举杯相庆。

作为作者,他不但发表了大量的期刊文献,还单独著作或与人合著编写了13本书籍,其中最为畅销的有三本,它们分别是Physical Geology(1987)、The Dynamic Earth(1989)和The Blue Planet(1999)。

作为演讲者,他让更多的人知晓了世界范围内关于资源消耗和未来获得途径的知识。

作为编辑,Skinner对经济地质领域有着深远的影响,Economic Geology现在在经济地质界之所以有着当前无可匹敌的声誉,很大一部分归功于Skinner对这个刊物编辑长达26年之久的严格要求。同时Skinner也是American Scientist、the American Journal of Science、Oxford University Press和the International Geological Review的编委。在编辑位置上,Skinner展示了强烈的沟通技能,对超出经济地质领域的地球科学的深深的爱和深深地理解。

作为管理者,他先后管理领导USGS和耶鲁大学,在后者里,他曾经在1967-1973年间,担任地质和地球物理系的系主任。后来他在许多与地球科学有关的组织里任职,包括经济地质出版社、经济地质学家协会、地球化学协会以及美国地质学会等,他无一不展示了高超的领导才能。

也许许多经济地质学家在研究领域可以与Skinner相比,甚至比后者有着更大的成果,但是在上面提及的其他各方面,估计许多人就望尘莫及了,并且这种局面会持续多半个世纪。

16
从放牛娃到斑岩型矿床大师
Titley

showimg (6).jpg

百里奚放牛因知牛之所知,想牛之所想,所以能把牛养的膘肥体健,Titley相信也就和王二小一样,让牛儿“还在上坡上吃草”。而王二小不幸的是碰到了鬼子,Titley幸运地是,碰到了找矿的地质队员,因为找矿的地质队员那里有咖啡、有面包。Titley在地上捡起一块奇怪的石头,问那个地质勘探者“What is it?”,地质勘探者告诉他那是“pawfree(porphyry)”。随后说出了那句影响他一生的话“有矿石的地方总有斑岩,但是有斑岩的地方却不一定能发现矿石”。

Titley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梦想,长大后考入了科罗拉多矿业学院,如饥似渴地吮吸丰富的养料,以强化自己的地质头脑。毕业后,他去了Gilman(Gilman建于1886年,科罗拉多银热潮期间,是历史悠久的著名矿业城镇,不幸地是,随着资源的开采殆尽,1984年被废弃,成了名副其实的“鬼城”)的Eagle mine,当了一名矿产地质工程师,在这里他碰到了Norman Snively,Norman很有耐心地把Titley从书本知识中解放出来,而进入矿床的野外真实世界,并教会了Titley如何在野外进行细致入微的观察。

为了理解Eagle甚至Gilman地区的矿床成因,他1955年离开了Gilman,进入亚利桑那大学学习,并在1958年取得了博士学位。Titley来到这里算是找对了地方,他开始研究与与碳酸盐岩有关的交代矿床,在研究的过程中,他发现这些矿床许多与斑岩型矿床有关,从而对斑岩型矿床有了浓厚的兴趣,并且成为他一生的追求。亚利桑那以及东侧的新墨西哥州分布着世界上最密集的斑岩型铜矿,是研究斑岩型铜矿的“天然试验场”,“亚利桑那三杰”中的另两位Lowell和Guibert所提出的经典的长久不衰的以San Manuel-Kalamazoo研究为基础的斑岩型矿床蚀变模式也是在这个地区提出来的。Titley对Sierrita铜矿付出了较多的心血,在上世纪80、90年代对这个矿床的元素活动性、断裂演化和热液蚀变等进行了非常详细的研究。同时这个矿床还是美国Re元素的唯一来源。

Titley一生获得了许多荣誉,入选了美国矿业名人堂,在1996年就获得了SEG的Penrose Gold Medal,矿冶与探测协会Jackling Award,科罗拉多矿业学院杰出成就奖,……每个奖项都实至名归。他是美国矿物协会成员,也是SEG和美国地质协会的会员,曾经为EG和Ore Geology Reviews杂志当过编委。因在朝鲜战争中的表现还获得过铜质奖章。

17
沐风栉雨中IOCG鲜花盛开
Hitzman

Hitzman出生于地质世家,他的爷爷Murray Neumann是一名优秀的石油地质学家,参与发现了许多在Oklahoma的油田,勘探带来的刺激的快感以及对野外岩石的观察与理解深深地植入了Hitzman幼小的心灵。他的爸爸Donald Hitzman是一家石油公司的微生物学家,一生的大部分都是在实验室度过的,应用科学研究以及优质的实验过程及结果像蛋白一样激活了Hitzman的血液,“两种流体”的混合演化奠定了Hitzman一生事业的基础。然而即使长期“暴露”于地质的空气中,Hitzman的挚爱确是研究人类生物性和文化性的人类学,因此长大进入历史悠久、治学严谨的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后,他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人类学作为自己的学习方向。

他有幸参加了地球科学系的野外实践工作,对地质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因此选修了Chuck Drake的大地构造学课程,Chuck曾经在Lamont参与了验证海底扩张理论的工作,因此用自己的人生经历讲述了这段令人兴奋着迷的往事,Hitzman深深地被迷住了,他先后在New England、El Salvador和Guatemala参加了野外填图工作,顺理成章他又学习了地质学。在1976年本科毕业时,Hitzman获得了人类学与地质学的双学位。

作为一名矿床学家,在一生中都会有两个夙愿:要不在成矿理论上有所创新,要不在实地工作中发现具有一定规模的矿产资源,二者足其一,今生无憾事,矗立于山巅,也会感觉山泉汀淙为之演奏悦耳的音乐,山花烂漫为之散发扑鼻的香气。我想Murray W.Hitzman,无愧于这样的赞美之词,因为一方面他提出了具有重要成矿理论意义的IOCG(Iron Oxide Copper Gold ore deposits)矿床类型,另一方面他津津乐道、洋洋得意于在爱尔兰发现了Lisheen Pb-Zn矿床。在回忆Hitzman的过去前,我突然感觉到风餐露宿、沐风栉雨、“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的野外生活,“荷花出淤泥而不染”,那是荷花对淤泥的一种亵渎,地质工作者即使有再大的成就,也是吸天地之精华、得日月之光辉长期酝酿的结果。


                    
                    
鲜花(48) 鸡蛋(0)
龙兴关外 发表于 2016-5-17 06:54:39 | 显示全部楼层
鲜花(6) 鸡蛋(0)
chapman79 发表于 2016-5-17 08:0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鲜花(48) 鸡蛋(0)
zspkd 发表于 2016-5-17 09:44: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辈子是摸不到他们的脚后跟了!
鲜花(0) 鸡蛋(0)
fjyt 发表于 2016-5-17 10:22: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地质与岩土还有是差别的
鲜花(0) 鸡蛋(0)
jj71219jj 发表于 2016-5-17 10:47:03 | 显示全部楼层
鲜花(0) 鸡蛋(0)
xyzxyz 发表于 2017-12-5 22: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QQ即时充值|站点统计|手机版|小黑屋|百宝箱|留言|咨询|微信订阅|QQ189615688|东南西北人

GMT+8, 2017-12-15 12:33 , Processed in 0.224856 second(s), 4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